陇西县信息网

栏目导航

推荐文章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科技前沿

OMO教育机构线上占比几乎为零 大山教育上市后首份财报

发布日期:2020-09-09 09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大山教育主要从事于郑州提供中小学课后服务教育。

8月28日晚,郑州大山教育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大山教育”,09986.HK)发布了上市后首份财报:2020年上半年,营业收入下降近四成,香港正版孩童图库,归母净利润亏损983.4万元,由盈转亏。财报称,“收入减少是由于疫情导致暂停实体教学、辅导时长及就读人数减少所致。”

今年上半年,行业其他机构都在纷纷争夺线上流量、实现销售攀升的同时,大山教育在做什么?其2020年半年报中提到 “为了应对新冠疫情,2月为学生开设线上课程”,即便如此,其线上课程的学费收入仍然为零(见图3),而2019年,线上课程在大山教育的营收中仅占0.1%。

虽然,身处教育行业里火热的K12赛道,招股书中也以“OMO(Online-Merge-Offline)课后教育服务提供商”自居,然而大山教育的线上部分最多只能算是辅助,远没有达到线下线上融合的的程度。

在行业纷纷争夺线上流量销售攀升的同时,大山教育的线上课程营收占比却在0.0%-0.1%之间徘徊,上市前三年营收净利年年涨,上市后第一份财报却由盈转亏,在同行中垫底,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?

然而,后疫情时代,线上业务优势凸显。相对于线下区域的聚焦,线上课程及营销板块的助力,在上半年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。在直播、短视频营销频频冲击线上获课的同时,大山教育线上课程营收占比仍然徘徊在0.0-0.1%有些说不过去。

显而易见,能否真正做到“OMO”线上线下有效融合,或决定大山教育未来抵抗风险的能力,这对公司扭亏为盈或许至关重要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“OMO”线上只是辅助?

比较之下,2020年上半年,受疫情影响,线下培训受阻,很多教育培训机构迅速调整线上业务迎头赶上,不仅业绩没有下滑,反而在线教育迎来新一轮爆发,“停课不停学”使得网课不再只是小众的需求。

郑州K12市场前景几何

简单的说,大山教育OMO中的线上部分的主要作用在于“补充、促进教师与家长的互动”为主,而不是独当一面的产品和课程。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不能快速整合担当营收的重任了,更不用说承担“营销获客”的功能。

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,河南省升学教育竞争激烈,会驱动参培率上升,其次2019年郑州市162万名中小学学生中仅有29.6%的学生参加课后教育,远未饱和。因此,借助其已经建立起来的壁垒继续聚焦郑州,深耕K12,有着相当的战略意义。

《投资者网》就上述相关问题联系大山教育,对方回复称所有问题“请参考公开招股书和中期业绩公告”。

资本市场上,公司股价也侧面印证了投资者对于其未来业绩的预期(见图4),7月15日正式登陆港交所当日,大山教育以人民币1.12元/股收盘,截至9月3日收盘,其股价为0.97元/股。

营收净利垫底同行

对比之下,大山教育的业绩在同行中垫底,也就能解释的通了。

郑州的中小学课后教育服务市场相对集中,前五大参与者约占郑州有关服务市场收益总额的63.5%。根据弗若斯沙利文报告,按2019年收益计,大山教育是河南第二大中小学课后教育服务提供商,在河南该类服务提供商中占市场份额约2.5%,2017年至2019年过去3年营收复合增速超过30%。

《投资者网》 丁琬璎

据招股书,在2017、2018年和2019年,大山教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.17亿元、2.90亿元和3.84亿元,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2806.2万元、4494.3万元和4896.6万元,而今年上半年大山教育实现收益1.10亿元,较比去年同期的1.74亿元下降了36.7%,2020年上半年大山教育归母净利润亏损983.4万元 。

好消息是,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,5月份大山教育的线下课堂已经逐步复课,且郑州的K12培训需求潜力大,在郑州当地已经建立起一定的壁垒。

市场不禁要问,这是为什么?

上市之前,公司营收和净利润稳步增长,上市后交出来第一个半年报营收和净利双降。而且根据Wind数据,大山教育的营收和净利润在同行业中垫底(见图2)。

Power by DedeCms